磁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磁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联合化工集团诞生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9:53:32 阅读: 来源:磁卡厂家

中国联合化工集团诞生

中国联合化工集团诞生 肩挑第四次石油改革重任

作为目前国内化工界的最大一起合并案,中国蓝星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蓝星”与中国昊华化工(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昊华”)的合并事宜,已获国务院高层批准,新公司初步定名为“中国联合化工集团”。

化工和成品油作为原油下游产品的两个重要分支,今年以来“中联化”的快速得到批准和9月底国内第三张成品油批发牌照的突然发放,第四次油改从下游突破的操作模式突然让人有了很大的想像空间。

“孙子”吃掉“爷爷”

十月初,国内化工界突然传出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国资委”)正准备将化工行业里的蓝星和昊华合并,整合为“中国联合化工集团公司”。

10月26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得知,从2001年年底就开始传出的蓝星与昊华的恋情结果,与外界所猜测的不同,“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因为在前些时候,国务院领导已经签字批准了此事,新公司初步拟定名为“中国联合化工集团总公司”。而且,实行的是整体划转的方式。

同时,蓝星内部已经为此次合并做准备——裁员44%,“因为两家公司有很多机构是重叠的,所以蓝星自己要先减减肥,先腾出位子。同时,昊华也在裁人。”这位知情人士介绍。“因为国有企业合并,先是要求稳定。”

此次合并引起轰动的一个原因是,蓝星是经是昊华下属的孙子辈企业。因为这次双方的合并,是蓝星主动提出来的。新公司的掌门人也将由蓝星老总担任。

从2001年年底,蓝星就开始酝酿此事。但在新一届中央政府成立了后,合并案迅速得到了批准。因为“在此之前,国家对于归到地方管理的化工企业是失控,不知道他们在下面做些什么,统计局的数字又很有限。行业是好是坏并不十分的掌握。蓝星与昊华合并,则是中央政府在整合行业的一个动作,它表明了中央政府对化工行业发展现状的一种重新认识和对策。它对行业的发展的、联合重组的影响是很深的。”昊华的一位官员有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认为。

昊华是原化工部转制“翻牌”而成的企业,“化工部原来的家底全都在手里”。1993年正式挂牌。也是国资委的196家直管的企业。总资产近100亿。产品涉及不仅统领30多家原化工部骨干企业、100多家的三级公司、18家科研院所、9个国家级和部级工程中心,还有一支一万人的专业技术人员队伍,几乎集中了化学工业战线的主要科研成果和科技精英。

同时,昊华还掌控着包括资金调拨、装备配置、项目审批甚至外事权限等政府性资源,顺带也有了外贸进出经营口权、外事审批权、特殊化学品专营权和非银行金融机构。

为此,有专家认为,蓝星显然是看上了中昊手里这些诱人的“优质资源”,“是政府资源和市场资源的联姻”。

“切入上游?”

此前无所不包、“来者不拒”的蓝星,开始注意调整自己的并购策略。在早些时候,蓝星的首席财务官赵治洪曾对媒体表示,蓝星现在的兼并重组的标准是:一是有产业链关系,在国内有相当规模的企业;第二,有竞争力,或者与蓝星的主要业务可以配套;第三,如果没有产业链关系,但重组后能在国内形成数一数二的生产能力。

因为吞下数十家化工下游生产企业,加上此次昊华的100多家企业,蓝星就面临着一个行业性的发展瓶颈——上游关键原料的“受制于人”。

国内两大石油公司对于原油、成品油的生产、进口的控制,实质上也形成了化工上游产品的垄断。同时,在1999年,中央政府为了维护中石油、中石化两大石油公司的对市场的垄断地位,进行了上游炼化企业也进行了专项的清理整顿。裁掉了绝大部分的地方炼化企业——仅留下了39家。

蓝星开始有意识地向上游炼化企业渗透,自去年12月份以来,先后把黑龙江石化有限责任公司、济南长城炼油厂和济南石化集团等炼化企业“纳入囊中”,从炼化环节上进行卡位。这三家炼化企业是在2000年国家第三次油改中硕果仅存的39家地方炼化企业之一。

如济南石化集团拥有石油加工和基本有机化工两大生产体系六套生产装置,建有铁路专用线和原油输油管线等基础设施。而济南长城炼油厂原为一家军工厂,拥年加工能力20万吨常减压装置、6万吨催化裂化装置。两家企业除了有能力生产甲酸、甲醛等化工上游产品外,都有资格生产汽油、柴油等成品油。

而黑龙江石化的产品门类更为齐全,涵括了无铅车用汽油、轻柴油、石脑油、液化气、丙烯、聚丙烯丙烯、壬基酚、十二烯、甲乙酮等20多种产品。已经形成了“油头化尾”生产链,现拥有70万吨/年常减压、40万吨/年催化裂化、10万吨/年轻烃分离、5万吨/年气体分馏、3万吨/年200#溶剂油等九套生产装置。

这些企业之年以愿意被蓝星收编,甚至是无偿赠送(济南市有关方面在其持有的四个化工企业中,各仅保留5%的股份,其余部分无偿划转给蓝星集团),背后主导的因素是政府。

“它代表了国家对石油化工行业打破垄断的一个新表征。通过此次合并,让蓝星从源头上突破中石化的壁垒。把石化的一些东西接收过来。打造石化一体化企业。收来以后,就可以给他们的下游,如化工新材料和有机硅,给他们提供炮弹与弹药,能够对下游的产业进行激活。”昊华的这位人士观察。

更重要的是即将成立的“中国联合化工”,继承了昊华原先的政府性资源,也可以更好实行“上收”的策略。“原来归到地方上的一些企业,可能还是会往上靠的,慢慢就会把化工口的这些企业全都收上来了”。因为济南石化集团的划转,正好发生在蓝星与昊华的合并被中央政府通过的时候。

而在7月18日,中石化集团的天津石化公司石油化工厂,以“整体划转”形式加入蓝星。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推动油改?

从生产链上讲,一桶原油,经过炼化厂炼化后,其产品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乙烯、甲烷等化工原料,一类是汽油、柴油等成品油。

所以国家对“石油安全”的担心,不仅仅局限于“汽车没有汽油烧”这样简单,而是因为石油同时也是化工行业的“奶牛”,化工产品是渗透到了一国经济的方方面面、“无所不包”。

而“这化工上游原料产品在两大公司高度垄断情况下,本来应该生产的很好的,结果中石化他们生产的不行,所以这些上游高端产品只好大量的进口。”一个例证是2002年我国化工产品贸易逆差约1673亿元。同时,有专家分析认为,到2010年,这种纯进口的格局仍然不会改变。以至于有人形容中国石化行业中关键、高附加值的上游原料产品的“几乎是全军覆没”。

现在中国是全球主要的化工生产加工基地。但因为上游被人控制住了,结果,“这几年里,化工行业的效益不是很好。”这位昊华人士分析:“而下游企业的产业发展规划的缺乏,企业体制的桎梏,导致在低附加值环节上过度竞争,”昊华与蓝星的合并,以及今年初,商务部、石化协会和化工信息中心联合成立化工反倾销协调中心,都是在国家层面上,对化工行业的发展一种扶持。

而打造上下游一体化的强势化工企业,一个副产品可能是为正在酝酿中的第四次油改提供了一种新思路。因为三大石油公司的主营业务都已经在海外上市,无论如何分折、重组,都难以解决原有内外既得利益者平衡的问题。

为此,通过从各个垄断领域放入新竞争者,一点一滴地从各个垄断领域进行渗透、逐步瓦解。这是反弹最小、成本最低的一招。

而此前在9月份,国家发改委经济贸易司的官员就对本报记者提到过,打破石油市垄断的有效办法,莫过于扶持有效的竞争对手。在按时间表对外资开放石油市场。会对内资率先开放。如对一部分地方石油炼化企业,给予他们相关的政策扶持。

他的话音刚落不到10天,商务部发出了国内第三次成品油批发牌照。同样,“中国联合化工”的组建也在行动。而吸收了昊华的政府性资源与蓝星的机制的优势的“中联化”,收编剩余的地方的炼油厂,组建成一个大型石油炼化企业,就具有更好的优势。

而拥有我国海洋石油专营权的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的准备“上岸”,并开始切入石油炼化环节(中海油也正申请在南海兴建一座1200万吨的世界级的超大规模炼化厂)。则为这些“新来者”提供了弹药——原油。

蓝星五步跨越?

蓝星是国资委管理的196户中央企业之一,始建于1984年,从创建时的1万元、单一的清洗公司,发展成为拥有200多亿资产、旗下有三家上市公司的大型综合企业。

而蓝星的发展到今天这个成绩,与二步“非市场化运作”有关,都是“讲政治”的结果

蓝星的第一桶金来自清洗。1984年,蓝星的创始人任建新是兰州的一个化工机械研究所的团委书记。这一年他,北京来参加了一个化工会议时,得到了一个信息——每年工业管道所造成的能耗有好几个亿的额外浪费。

而兰州化机所里,当时就有这种工业清洗的技术,他敏感地意识到这其中的商机,并迅速付储实施——当年9月,他带领7个共青团员,以一万元的起动资金,创办了兰州蓝星清洗公司。并且,任建新在1980年代的时候,就领市场之先,实施工业特许经营策略:实施品牌和技术特许使用制度。加之当时市场已经启动,所以蓝星迅速在行业里奠定领导地位。并挖到了第一桶金。到1996年,蓝星的资产已经达到5个多亿。

而更关键的一步是收购江西星火有机硅厂,这家建设了13年的化工厂,当时已经是资不抵债,债务高达7亿多元。但星火的产品是有机硅,有机硅到现在也属于国家战略物质。为此,当时资产仅5亿元左右的蓝星,为了盘活星火,任建新亲自在江西盯了12个月,领导指挥攻关。如今,星火有硅厂目前是中国最大的有机硅生产基地;同时,以星火为主体的新兴材料(600299)在2000年也顺利在沪市上市。

争取“赎身”独立,则是蓝星发展史上的第三步,这也为今天的重组大戏埋下了伏笔,20

90后美女图片

丝袜美女

大胸妹子

丝袜美腿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