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磁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估价和保荐资质没标准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5:18:08 阅读: 来源:磁卡厂家

2009年,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成立,2011年初开创艺术品份额交易模式。随后,各地试水文化金融,创办文交所渐成热潮。据了解,目前全国已挂牌成立的文交所达22家,其中已有多家开始份额交易。

这片文化金融试验田虽然看似繁荣,却屡遭质疑。近日,刚刚开始艺术品份额申购的北京汉唐艺术品交易所就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试运营的北京汉唐艺术品交易所于8月12日发布首批上市的两款艺术品,但对其艺术品估价、保荐商资质、交易规则及监管等各个环节的质疑也纷至沓来。该公司执行董事郑惠文表示,首批艺术品已于8月18日结束申购,并将于8月26日上市。而在回应投资者与媒体质疑的过程中,文化艺术品交易所缺乏法律、制度规范及无人监管的困境也浮出水面。

谁估价?

没有公认标准,仅靠专家声誉与名望

汉唐首批发布的两款艺术品总估价高达2800万元,其中白玉链瓶评估价1600万元,白菜形翡翠摆台评估价1200万元,被质疑“估价过高”。

此前,汉唐未发布艺术品价格评估报告,被广泛质疑。郑惠文拿出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玉文化专业委员会所出具的鉴定证书,6位评估签字的专家是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玉文化专业委员会会长王振、秘书长刘继庭、副会长唐克美及“工艺美术大师”袁广如、赵琦、陈江。

至于评估过程与规则,郑惠文说:“汉唐不参与评估过程,只负责找对应的专业协会为艺术品评估。我们不是按估价高低抽取提成给他们,而是按评估时间付费。”郑惠文承认,目前评估“完全靠专家的声誉与名望”。

郑惠文称艺交所也很无奈:“我们也希望能有一家政府、社会以及投资人都认可的评估机构来进行鉴定和评估,这样我们也省事了。”

艺术品不是标准化生产的商品,对其价值的评估鉴定也一直困扰整个艺术品交易市场。而目前鉴定机构不具有法定地位,也缺乏对评估过程的监管。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文化创意研究院执行院长魏鹏举认为:“要由公权力介入进行统一的资质认定,并形成评估鉴定的公共标准。”

谁保荐?

资质要求过于简单,没有统一的标准

保荐机构将艺术品提供给汉唐,由汉唐找评估机构为艺术品估值并发布上市,汉唐向买卖双方即交易会员与保荐机构收取佣金,这就是汉唐艺交所的运作模式。

据郑惠文介绍,这些保荐机构通常是一些从事艺术品投资和交易的公司。汉唐对保荐机构的要求是“新注册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以上,成立一年以上的公司资产在500万元以上”,并“拿出具上市价值的艺术品”。此前,汉唐核准北京永昌和顺文化传播中心与北京艺力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具有保荐资格,但又以“签约后一月内未能提供500万元的资产证明”为由,取消了后者的保荐资格。郑惠文说:“艺力文化虽然注册资金只有100万元,但当时我们看它拥有的艺术品大概价值几百万元,只是我们都没想到,艺术品不能作为公司资产进行评估。”

另一家保荐机构“永昌和顺”因为今年6月30日才注册成立而受到资质的质疑。郑惠文解释道,起初,该公司不是专门从事艺术品投资交易的公司,为了能够进入相关市场,重新注册了文化公司。

此外,三位自然人被汉唐授予保荐人资格,对他们的要求是“在这个行业中有一定的从业经验”。

魏鹏举认为,文交所还处于摸索阶段,自己确定的资质标准的确相对简单,因此需要政府等公共机构介入,来形成统一、完善的规定。

谁定规?

缺少第三方,交易规则均为自行拟定

由于缺少第三方参与,各地文交所目前均自行拟定交易规则。汉唐公布的交易规则写明“交易规则可按市场管理需要进行调整”,令目睹天津文交所屡屡修改规则的投资者们感到不安。汉唐副总经理汪韶炜却解释:“任何规则都需要弹性空间,如果对比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规则,我们的弹性空间并不比他们大。”

北京邦道律师事务所主任武绍智认为:“在缺少法律规定的情况下,最好委托利益无关的第三方如律师事务所或公证处,来召集文交所、交易人及专家共同制定规则。”

对此,郑惠文回应:“第三方不见得了解艺术品交易所的运作模式,而且规则制定时交易人也是不可预知的。但如果修改规则,我们会召开‘听证会’ ,其中至少10%是投资人。”

谁监管?

交叉地带,各部门均无职能

汉唐在成立前,曾到文化部、北京市金融局等多个政府职能部门咨询,但得到的答复均是“不在职能管辖范围内”。汉唐最终借石景山区的金融招商落户,在工商局注册成立后到石景山金融服务办公室“备案”。但石景山金融办表示,并不对“没有金融许可证”的文交所实施监管职能。

艺术品交易与金融资本市场的交叉,带来了管理上的争议。有专家表示,文交所应由证监会监管。但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李宪铎却认为,作为实物的文化艺术产品不同于股票债券,文化艺术品交易所既然是两种不同性质的产业交叉,从制度到监管层面也应区别对待。“涉及文化艺术品,还是应由文化部主要负责,分别针对保荐、鉴定评估等不同的环节制定相应制度并进行监管,在交易环节可以由金融部门协助制定交易办法和监管。”

缺乏完善的法律法规已成为艺术品市场健康发展的障碍。然而,一则全国性产权交易法规即将出台并可能收回地方政府对交易所审批权的传闻,竟导致各地文交所纷纷抢期上马。据郑惠文介绍,近两个月间,福建、江苏、山东等地就有近10家文交所挂牌成立。

谁兜底?

不确定性大,投资人须承担全部风险

日前有媒体报道,天津文交所竟有客户“投入130万元只剩22元”,消息一出,令人咋舌。艺术品交易究竟面临怎样的风险?

在“汉唐艺术品交易所投资人风险揭示书”中,共有宏观经济、政策及市场、艺术品鉴定评估、艺术品保险、投资人软硬件系统、网络故障等十余条风险提示。郑惠文说:“艺术品投资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甚至比其他很多投资方式风险还大。我们希望投资人更加谨慎和理性,最好在艺术品交易市场有过两年以上经验再来涉足份额交易。”

目前,一些客户因资产大幅缩水而有意起诉天津文交所,受托律师武绍智表示:“文交所单方面制定规则形成的是‘格式合同’,一旦发生纠纷将向有利投资人的方向解释。”在他看来,天津文交所对投资人可能面临的巨大风险没有提示清楚,修改规则时,公开、透明程度也不够。

那么,在文交所缺乏监管的情况下,谁来为无处不在的风险兜底?郑惠文说:“我们会尽量找权威的评估机构为艺术品质量把关;此外,与银行及交易会员签订资金三方存管协议,保证资金的安全。”但郑惠文承认,投资人须承担全部风险。“我们将投资人开户门槛设为10万元,手中若有这个闲钱可以用来投资,就应该有风险承担能力。我们也希望成熟的、具有风险应对能力的机构进入。”

汉唐制定了艺术品退出机制,规定艺术品上市交易期限为5—10年,期满后将通过竞价或拍卖实现实物交割,并将交割资金按退市前份额分配给投资者。但魏鹏举认为:“最好缩短时间到2—3 年,让份额交易作为直接交易、拍卖交易的补充,有效整合市场。”他还提示投资人不仅要对艺术品本身具有相当的了解和鉴赏能力,也要熟悉交易市场的总体情况。

金属探测器图片

无功补偿装置价格

实木沙发

相关阅读